远征军852团 黄飞波

黄飞波

远征军50师150团少校。1922年出生。入编孙立人部,随远征军参加过印缅抗日战争,负伤两处。第一次远征军败退后,国民政府重新组建第二远征军,他被抽调到昆明学习,成为一名后勤军官。战争结束后,老人独自居住在湖南邵阳市新邵县寸石镇罗黄村。

2010年5月

我们在志愿者的带领下来到罗黄村黄飞波老人的家。和周边邻居的楼房相比,老人的土砖房显得破旧了。老人不在家,邻居说老人生活很有规律,早晨吃完早餐就出去耍了,中午12点、1点才回来。邻居托人去找老人。

大约10分钟,穿着蓝色外套,佩戴着勋章的老人出现在路上老人一见我们,就远远地给我们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这种军人的见面方式,让我们肃然起敬。

老人的老伴十几年前就去世了,老人的独生女儿也去了长春,老人现在独身一人,自己照顾自己;但老人特别爽朗和热情,招呼我们喝水,给我们讲起了当年战争的经历。我们离开时,车子开出很远,老人还依依不舍地站在路边。

2010年10月

到黄飞波老人家时,老人出去玩了。邻居去找他,过了一会儿看见一个非常精神的老人匆匆走来,老人穿戴得非常整洁。

我们迎了上去,说我们是852团的,拿出第一次看望老人时给老人的照片时,老人想起了我们。当我们把852团的勋章戴在老人的衣服上时,老人非常激动,给我们讲起了过去的经历和现在的状况,我们才知道老人现在每月只有民政部补贴的120元生活来源。

老人说现在我们来看他,他的生活有了很大的保障。

2011年5月

黄老的爱人,十几年前去世了,只留下一个独生女儿,现女儿远赴美国照看外孙女。

通往老人家新修了条水泥路,老人不用再走泥巴路了。老人独居于自已爷爷辈所盖的土房,自己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房屋破损欲坠。但是房间很整洁,打扫的很干净。房间墙面上悬挂的中国国旗特别引人注目。

老人很开心地看着我们给他带来的照片,并拿出相册让我们看上次带给他的照片。老人很舍不得我们走,我告诉老人10月份我们再来看您。

2011年10月

我们去的时候老人家正好出去了,旁边的一个大姐马上就帮忙去找了,另外一个邻居家的大婶搬了凳子给我们坐。

黄爷爷现在是一个人独住在一间泥巴砖砌的房子里,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平时生活过得很艰苦,我看到他锁着的木门旁边有一小堆矿泉水瓶子,可能都是平时老人家出去捡回来的吧,正思索着看到老人手上提着两个空的塑料瓶子急匆匆的赶了回来,边走边说感谢深圳凤凰彩票app手机版_凤凰彩票pk10计划官网_凤凰彩票苹果版app,深圳凤凰彩票app手机版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们告别的时候老人家行着军礼的手久久没有放下来。

2012年5月

由志愿者“八爪鱼”带路,我们在一个不起眼的村落找到黄飞波老人的家。九十多高龄的黄老听力明显下降,完全听不到敲门声多亏轻车熟路的志愿者从后门进屋找到了黄老。

老人生活清贫,独自住在一间昏暗的土屋中,仅有女儿和外孙女两位亲人远在美国。黄老年事虽高,但是精神矍铄。讲起抗战经历,依稀能够感受到老英雄少年时慷慨激昂、奋力杀敌的英勇土屋破败的墙上,挂满了老人引以为傲的纪念章和旧照片。

临别回首,夕阳下正对我们行军礼的老人不由让人肃然起敬。

2012年10月

黄飞波老人已经90岁了,老人依然很硬朗,腰挺得很直,和前几次来拍的照片对比,我们感觉老人还是苍老了许多。

现在我们基本已经不用自我介绍了,只要把和老人合影的照片一拿出来,老人就欣喜地说:852团的。老人说:你们这么多人每年都来看望我,当年报国打鬼子,值得。黄飞波老人已经90岁了,老人依然很硬朗,腰挺得很直,和前几次来拍的照片对比我们感觉老人还是苍老了许多。

现在我们基本已经不用自我介绍了,只要把和老人合影的照片一拿出来,老人就欣喜地说:852团的。老人说:你们这么多人每年都来看望我,当年报国打鬼子,值得。

2013年5月

村口遇到的一位老人把我们带到了黄飞波老人家。老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是深圳来的,852团的”,随后老人热情地握住我们的手。

这次看到老人,老人的听力不太好了,腿脚还行,勉强可以行走。老人说自己原来的牙都掉了,现在都是镶的牙,只能吃流食,水果也只能吃香蕉。和老人聊着家常,讲着过去的事情,做木匠时工具被抢走,这些遭遇老人讲得很平淡。


2013年10月

我们驱车来到邵阳新宁县一间土房老屋前,这就是黄飞波老人的家。太过简陋的家中却是整齐干净,左边木柜上还仍挂着2010年的挂历,正好是凤凰彩票app手机版_凤凰彩票pk10计划官网_凤凰彩票苹果版app互助老兵的第一年。

老人面色红润,身体看起来很硬朗,腿脚也比较利索。老人目前仍是独居,平时喜欢吸烟,交谈中能看出老人心里还是有寂寞感,能感到老人看到我们的到来就像看到家人回家一样欣喜。

要辞别老人时,他不舍地说:“谢谢你们来看我。”我们说:“下次我们还来,您多注意身体。”老人默许的点点头送别了我们。


2014年5月

这是我们852团志愿者第九次来看望黄飞波老人,94岁高龄的他如今仍是自己一个人居住在这间黄泥土屋中,屋里黑漆漆的,但是我们还是一进门都看到了挂在墙上的荣誉勋章。还是那么的光亮,脑子就浮现出老人一边抚摸这些勋章眼角泛起泪光的情景。从家里的物品可以看出老人生活过得应该很拮据。

我们一路上看到很多房子都重修了,可他的还是原来的样子。每次来我们为这个房子安全状况感到担忧。老人很淡然的说习惯了这房子,多少年了都好好的,如果改天真住进大房子,估计还不习惯呢,那样一个人住太冷清啦。是呀,我们来了很多次,都是老人一个人,唯一的亲人却远在国外。旁边的邻居也说除了政府人员还有像我们这样的热心人士来看望他,平时基本没有什么人过来,老人生活得真不容易。平时我们也会给他些帮助,但是总比不上自己儿女在身边照看。

和老人合影后,我们带着这种不放心的心情要告别时,老人用微微颤抖的手给我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并用带着地方口音的"GOODBAY",跟我们说再见。

2014年10月

我们一路打听才找到黄老,老人家的房子几个月前塌了,他现在寄住在村上的小辈家里,当我们看到黄老时,那个场景让人有些心酸。老人看到我们到来很是激动,一个劲的感激,感谢凤凰彩票app手机版公司这么多年的关怀。交谈之中了解到,黄老老伴过世很早,只有一个女儿,在美国照顾他的外孙女及孩子们,四年才回国一次来看望他。

之前老人是独居在一栋老房子里,生活起居全是自己处理,靠政府每个月发放的120元补助过日子,如果没有凤凰彩票app手机版公司的慰问,真的很难生活。目前行动已经很不方便了却依然是自己照顾自己。交谈之中,老人的意识还是很清醒的,就是有点心灰意冷,多次流入出不想活的念头,我们只能在那里劝老人放宽心,对比之前的日子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从黄老那里离开,我们还特意去看了他那倒塌的房子,现在政府已经从新帮他垒起来了,说是房子其实就只有四面墙,真正的家徒四壁。临走时我们还特意跟黄老的邻居打招呼,拜托他们多照顾照顾老人家。唯有祈望黄老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