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852团 第五次看望老兵

第五次看望老兵

2012年5月8日
远征军852团再次有44名队员出发到云南、四川、湖南、广西和广东看望老兵。
在云南新增老兵4人,共看望老兵188人,
此次有19名老兵去世。

远征军老兵闫庭春

远征军852团湖南D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第八军103师307团高射机枪连 龙运松
            队 员 :李友文 向翠芳

龙运松老人生于1922年,作为机枪射手参加过松山战役。现在在老人身上依然能看到战争留下的两处枪伤。老人的老伴很早就去世了,现在和儿子相邻而居,但每天还是自己做饭。

老人患有严重的老年帕金森症,和我们说话的时候老人的头和手一直不由自主颤抖着。老人还穿着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双露出脚趾的棉鞋。

当问到老人有什么心愿时,龙运松老人说:“希望不再有战争。

远征军852团腾冲D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71集团军28师84团三营三连 闫庭春
            队 员 :苏怡华 黄欣

这是852团第四次来看望闫庭春老人了。到老人家时,老人正坐在院门口。我们一拿出照片,老人就笑了,因为他记得我们。老人急忙给我们让座,我们把老人搀扶到唯一的那把椅子上,坐在门槛上听老人说话。老人说现在来看他的人多了,感谢我们总惦记着他。以前还要编筐补贴家里,现在不用编筐了。

远征军852团德宏C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20集团军53军 崔炳连
            队 员 :覃伟 刘红梅

崔炳连老人出生于1923年,原籍四川万县。参加过收复高黎贡山战役、腾冲战役。在收复腾冲战役中腿部受伤。养伤后就留在了德宏州芒市市江东乡李子坪村。

老人的老伴早就去世了,有三个儿子,二儿子去世后老人就和小儿子居住。老人这次穿了件棉衣,里面还是那件穿了很久的布衣。

远征军852团腾冲B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预备2师5团2连 聂正朝
            队 员 :陈斌 曹志强

聂正朝老人生于1923年,老伴已经去世,现和子女居住在腾冲县曲石乡双河村弯塘组。到老人家的路是乡间的小路,颠簸了很久才到。院子们敞着,老人正在扫地。我们抢过扫把说:爷爷,我们帮你扫。聂正朝老人笑了起来。

老人高血压,风湿严重,平时不多走动,但老人看上去却很精神老人说每天活动对身体好。老人记得我们852团,说我们惦记着他让他很开心。临走的时候,握着老人粗大有力的手,能感觉到老人的不舍。老人敬军礼向我们告别,走了很远,老人还保持着那个标准的敬礼。

远征军852团隆阳A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36师123伤兵转运站 杨盈光
             队 员 :许增填 都业军

杨盈光老人出生于1927年,现在和老伴、子女居住在云南保山隆阳区蒲缥镇西眼井村,这个村子是在蒲缥镇西部怒山的大山褶皱里,交通很不方便。隆阳区A组的老兵中算是最远的最偏僻的一家了。老人当年所在的36师伤运站也就是伤兵转运站,属于正规军序列。

车子在经过3个小时的颠簸的环山土路后,下车走到杨爷爷的木屋前老人行动十分不便,一只眼睛失明了,另一只眼睛也视力模糊。老人说是当年抬运伤兵时留下的根。杨盈光老人很少出门因为脸上长了个很大的息肉。考虑到治疗的费用,老人一直没有去医院。

老人说死后要在自己坟上刻两句话:”滇西抗战保家卫祖国,打败日本追出国门去“。

远征军852团湖南E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第54军50师150团卫生队 彭衡
            队 员 :姚帅 黎侃侃

彭衡老人15岁在长沙参军1944年随部队坐飞机飞越驼峰航线到印度汀江,参加过密支那战役。老人没有住院前走路笔挺,思路非常清晰。这是我们第五次探望老人了。到老人家之前和老人儿子打电话得知老人已经住院了,我们赶到了医院,在病床前见到了彭衡老人和他的老伴,彭衡老人的意识已经有些不很清晰我们为老人默默祝愿,希望他能尽快康复。

2012年9月11,老人去世了,老人的儿媳告诉我们老人走得很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