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852团 第四次看望老兵

第四次看望老兵

2011年10月16日
远征军852团44名队员第四次出发,到云南、四川、湖南、广西和广东看望老兵。
在云南、广西、湖南新发现老兵10人,共看望老兵200人,
此次有16名老兵已去世。

远征军老兵杨正国特地换上了新衣服

远征军852团腾冲D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71集团军28师84团三营三连 闫庭春
            队 员 :章新峰 刘志刚

闫庭春老人生于1918年,原为贵州贵定人,参加过第一次入缅作战。老人很健谈,很有精神,能编篮子补贴家用,还能帮孙媳妇照看小娃娃。

老人记得我们,说上次来看他的是两个男生。老人以前常穿的那件挂满勋章的中山装晾晒在院子里,和秋天收获的玉米一起享受着阳光。

离开时,老人站在家门口给我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远征军852团湖南C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新38师迫击炮连少尉文书 黎模达
            队 员 :刘莹莹  张正一

黎模达老人生于1923年,1941年入伍参加第一次入缅作战,他所在的部队在仁安羌成功营救了7000名英国军人。作为部队的文书,老人亲眼见证了新一军接受日军侵华头目冈村宁次在投降仪式上的签字。

老人在1952年回到了老家湖南株洲,现与两个儿子居住在株洲市天元区马家河镇泉源村苦竹塘。老人的家里已经盖了楼房,但老人却依旧住在低矮而昏暗的老房子里。现在老人平时种种菜,有时佝偻着背坐在土坯房子前看看书。

由于当年在迫击炮连,老人落下后遗症,耳背很严重。但他一直微笑着,淡淡地说:”活着就是幸福。

远征军852团隆阳B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预备二师4团 施炳安
            队 员 :晏欣 郝玲

施炳安老人生于1925年,原籍四川。1941年入伍。老人现在居住在云南保山隆阳区板桥镇佐所村施家山村民小组。我们在深山老林的“公路”上坐了将近4个小时的车后到了老人家。

老人靠着墙独自坐在屋外,头发、眉毛、胡子都花白了,穿着一件很旧的棉袄。老人的听力已经很不好了,我们只能简单地和老人比划着。

我们拿出上次探望老人拍摄的照片,老人看到自己的照片时,露出了惊讶和好奇的表情。老人照相很多次了,但很少能看到照片中的自己。

远征军852团广西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中国远征军第38师 曾瑞
            队 员 :汤林 王龙龙

曾瑞老人是此次我们广西组看望的最后一名远征军老兵。到达南宁市秀灵路东四里老人的家里,才知道老人刚去世不久。

老人的老伴目前也生病卧床不起,看到我们来,老人很激动给我们讲述了老人在远征军的一些往事,还特别拿出了一个公文包和背包,老人说这是曾瑞老人珍藏多年的战利品,是曾瑞老人当年缴获的日军军官的公文包和背包,老人生前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凝视着它们。

远征军852团腾冲A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第6军预备2师6团1营1排1班班长 张体留
            队 员 :章新峰 刘志刚

张体留老人生于1927年,17岁时到滇西参加抗日,先后参加了高黎贡山、来凤山、腾冲收复等战役,老人头部仍可清晰看到战争留下的疤痕。战争胜利后,张体留老人选择了留在腾冲。现在他和儿子居住在腾冲清水乡良盈村这个偏远的村寨里。

老人珍藏着民间组织给他颁发的奖章和奖旗,每隔几天他都会仔细地擦拭它们。要和我们拍照留念时,老人特地换上了西装,打上领带,戴上奖章,这时的老人特别精神。

老人家拉着我们的手一个劲的表示感谢,热情又有点蹒跚的送我们出门,反倒是我们,总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远征军852团广西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新6军22师66团第3营7连 卢建谋
            队 员 :汤林 王龙龙

卢建谋老人1917年出生于武鸣府城和平乡,1942年老人先到印度受训,一年后参加反攻。在战斗中老人脖子、腿被手榴弹炮片擦伤,伤疤现在隐约可见。

进入屋内,很显眼的一面照片墙,照片中一张着中山装、飒爽英姿的年轻军官犹为引人注目。老人儿子告诉我们这墙上的照片都是卢老爷爷年轻时拍下的。94岁的卢建谋老人上身着一件墨绿汗衫T恤,皮带系于腰间,非常精神。

老人对70年前的抗战往事记忆犹新,侃侃而谈,不时透出一股军人英气。

远征军852团广东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新一军38师工兵营第一连 柯愈金
            队 员 :刘振洛

柯愈金老人和老伴居住在广州市黄埔区珠江村狮山路42号的这件平房,外墙的杜鹃正开的红艳。屋内干净、整洁,电视、洗衣机、冰箱等家电齐全,老人说这都是各地志愿者买的。

老人23岁参军,经历了惨烈的松山战役、八莫战役。1945年从缅甸回国后来到广州,并亲历了日本投降仪式。那天,他和战友们向空中鸣枪,庆祝胜利。老人说那是他最兴奋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