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852团 第一次看望老兵

第一次看望老兵

2010年5月4日
远征军852团的42名队员第一次出发到云南、四川、湖南、广西和广东,去看望206名远征军老兵。

远征军老兵刘世教

远征军852团湖南C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第五军200师 胡社仔
            队 员 :黄爱兰 刘军

胡社仔老人是我们C组此次集结最后一个要拜访的老兵了。老人住在攸县鸭塘铺乡西洋垅村枫厅组,因为不知道这个地方离攸县有多远,我们决定坐最早一班从株洲到攸县的车去寻找。

早晨6点20,大雨中我们坐上了最早的一班车。九点左右到了攸县,问路之后换中巴到鸭塘铺。在鸭塘铺又换乘三轮车,司机就是枫厅组的村民,很幸运他认识胡社仔老人,穿行在乡间的小路上,我们到了胡社仔老人的家---一栋完全没有经过装修的三层砖房门前.

门锁着,老人不在家。等了10分钟左右,一个背着菜、打着伞的老人出现了....

老人以为我们是记者,当我们讲明来意并把赞助金交到老,他的眼睛湿润了,向我们讲起了他的过去。说到激动时老人突然站起来,用动作比划起当年血刃日军的场景。周围闻讯而来的村民们也都听着,他们都不知道老人的过去,也不知道他们在电视中看到的远征军就在他们身边。

要给老人拍照了,老人特地到屋里换上了一件原来参加远征军老兵活动时的红色T恤,帽子还有姓名牌。因为那是他作为远征军老兵的一种骄傲。

远征军852团湖南B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驻印军新38师112团3营重机3连 杨荣隆
            队 员 :王冰 周志文

杨荣隆老人1942年被抓壮丁,同年11月坐飞机抵达印度汀江,参加兰姆珈集训担任机枪手。老人住的房子是很旧的小木屋,木屋的木板墙壁上很多地方都脱落了。就在这个小木屋中,老人和老伴已经相伴70余年。老人的老伴拄着双拐行动极为不便。他们唯一的儿子也已接近70岁,身体也非常不好。老人一家目前依靠孙子在外打工养活。

老人说:自己当年打鬼子,从不计自己的生死,一心要将鬼子赶出中国。

远征军852团湖南A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新五军新编22师 朱锡纯
            队 员 :郭少婷 晏欣

朱锡纯老人参加第一次入缅作战,在第5军新编22师政治部担任少尉录事。老人住在岳阳市平江县三市镇三星村朱家组。如今的老人头发已经花白,虽然患有严重的胆囊炎和胃病,但依然很开朗。老人和儿孙一起居住,还能经常下地干农活。老人目前在写一本《转战野人山》的回忆记实录,已经写了三年

老人对生死十分淡定,为自己写好挽联:“卢沟事变,投笔从戎,屡三国,负七伤,功过盖棺犹未定;华夏更新,荷锄为本,过五关,却无恙,是非入殓尚难评”。

远征军852团云南腾冲C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远征军36师中尉指导员 余春培
            队 员 :黄爱兰 陈斌

余春培老人现在居住于腾冲县瑞滇乡寸家寨。去往老人家的路非常气派,石砖路,两旁高挑的砖墙,白色,并且有很美丽的壁画。第一次看到有远征军老兵的家是这么气派,心里很高兴。

余春培老人已经81岁了,他独自在家。平时他都戴着勋章,彰显着他的经历。老人退伍后在村子里教过书,墙上挂满了他过去和学生的照片。老人的孩子在村里任官职,对老人很孝顺,所以老人过着一个幸福的晚年。

远征军852团腾冲A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11集团军总部参谋处第二科情报科 卢彩文
            队 员 :王立新 李世伟

卢彩文老人今年已经84岁了,但精神饱满,无论坐立还是行走,始终保持端正的坐姿和平稳的步伐,时刻保持着军人风范。老人曾任远征军11集团军参谋处参谋、腾东第一小组情报员、别动队情报员,曾潜伏于沦陷区开展情报工作,并多次与日军遭遇。抗战胜利,完成把侵略者赶出家乡的心愿后,老人回到家乡,边求学边教书。

老人有一儿一女,目前老两口和儿子住在一起,闲暇时画画。老人说:不管是教书还是做情报工作,我都对得起国家、对得起民族。

远征军852团云南施甸A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71军88师264团迫击炮连 杨在然
            队 员 :荆有双

到达施甸县由旺镇四大庄村的杨在然老爷爷家里时,老人的家非常安静和自然,家鸡在院子里溜达,长椅子静悄悄的摆在门口,小狗在椅子睡着了。

我们在门口叫了一声“杨在然爷爷”,回应我们的是天真的笑声,伴随着笑声杨在然老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老人笑得眼睛咪成一线,露出仅有的几颗牙齿。老人的笑声是这一路我们听到的最真诚的笑声,令我们一行人,感到无比的愉悦。

临别时,老人赠送一幅字画给我们,寄语到:前人难得今世荣,今荣也曾苦前人;今人前人义志坚,共建中华到而今。

远征军852团云南腾冲A组

看望远征军老兵:第41师122团1营3连 李芳公
            队 员 :王立新 李世伟

李芳公老人已经86岁了,现在和老伴居住在腾越镇秀峰社区。我们来探望老人,他特别开心并和我们讲起了当年的战斗经历。战争中子弹打入他的鼻梁,并从左侧太阳穴附近穿出,令他的左眼几乎废掉。当时他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想到家乡的老母亲没有人照顾,顽强的生存意志才令到他存活下来。

经历过生死的老人特别爽朗和热情,拍照时他张开臂膀搂住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