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app手机版_凤凰彩票pk10计划官网_凤凰彩票苹果版app环青海湖

第二次骑行 : 环青海湖

骑行路线:西宁湟源县-青海湖-鸟岛-西海镇-西宁

骑行时间:2007年9月15日

骑行人数:21人

骑行距离:490公里

从沙漠回来后,我们都没想过会再骑车。大家也都各自返回了工作岗位:深圳、上海、天津、北京、湖南......;一段时间后,我们回想起骑行,觉得骑行的过程挺有意思的,每个人也有所得,大家约定:每年找个地方去骑一次。

骑完沙漠,明年还要骑车;有些人买了自行车,平时也去骑骑,琢磨骑行的技巧和方式。

2007年,我们约了21个人去骑了青海湖,这次也是租的自行车,我们中年龄最大的51岁,最小的只有20岁。环青海湖的这条路线也是每年国家公路自行车赛的路线。

从湟源县出来不久就是翻越日月山的大坡;湟源县海拔是2626米,骑过这32公里长的大坡后就到海拔3520米的日月山顶了,海拔升高接近1000米;在来西宁之前,虽然知道西宁的海拔较高,但生活在平原的大部分人对高海拔引起的高原反应一无所知。

我们有人骑着,有人推着,有人骑骑推推,32公里的坡骑了一上午。翻过日月山后一路下坡,滑行5公里后见一小镇;稍事休整后准备继续出发......

刘洪滨躺在后备车上,爬日月山前他就觉得自己有点头晕,腿疼;听到大家说的海拔和高原反应的事情,他以为自己有高原反应了;在坡底看不到坡顶,他心里有点打怵;很多段他是推上去的,有点喘不上气,心跳也有点快;一到休息的地方他扔了自行车就躺下了;他觉得心脏要犯病了。

大家准备出发了,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人。有人说刘洪滨躺在车上呢,心脏不舒服,不能骑了。

刘洪滨躺在椅子上,手里拿着药,打算吃点药;看见苏怡华来了,他用右手捂着心脏,左手高高地举起药瓶,表示自己心脏病犯了,骑不了了。

其实刘洪滨是被吓的,心脏一点问题也没有。苏怡华告诉他其实他没事,心脏一点事都没有;即使是真有心脏病,要死不能死在车上,要死在单车上......

队伍又出发了,刚骑了大约20公里就开始下雨了,雨越来越大,顶着风,雨夹着雪,身上越来越凉;天又黑了,大家实在不想骑了,苏怡华一会儿骑到前面,一会儿到后面,他告诉大家大概还有20多公里就到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其实他也不知道还有多远。

被苏怡华逼着继续骑行的刘洪滨也不想骑了,苏怡华让他跟在自己后面,帮他挡点风;苏怡华匀速地骑在刘洪滨前面,鼓励着他,让他把气喘匀,告诉他很快就要到了。骑了很久,晚上8点半左右,大家终于到了青海湖。

晚上大家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刘洪滨坐在苏怡华旁边,敬了苏怡华一杯酒......

骑行其实没有那么可怕,骑不下来很多时候是被自己想象的困难吓倒了;在碰到困难烦躁和崩溃时,如果身边有一个人能保持平静,就能够让我们平静下来,最后越过困难。刘洪滨希望自己以后也成为那样的人。

第二天早晨,天阴沉着;骑了没多久,大雨就来了。我们躲在湖边牧民的毡房中等雨小;等了一中午后雨未停,我们决定上后备车,不骑了。坐上后备车没几分钟,雨停了,我们没有下车,坐车一直到当天骑行的终点。

第三天刚开始路况不好,吃完午饭后,一路的下坡,我们飞骑,一路很顺畅地就到了骑行的终点。

环青海湖的骑行结束了,在后来我们都很少提到这次骑行。大家很遗憾下雨时上了车,出来骑车就是为了越过困难,不能感觉到一点困难就放弃了。

人生的很多经历就只有一次,不可能再有第二次。只要稍一犹豫,就失去了经历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