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app手机版_凤凰彩票pk10计划官网_凤凰彩票苹果版app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

第一次骑行: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

骑行路线:新疆轮台县—民丰县

骑行时间:2006年9月16日

骑行人数:11人

骑行距离:589公里

早晨8点,我们11人就骑上了车,从轮台县宾馆出发,开始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

骑行塔克拉玛干沙漠,其实是骑行穿越沙漠的塔里木公路;这条公路有566公里,北边是轮台县城,南边就是民丰县城,也就是我们骑行的终点。

从轮台一出来,很大的风,而且是逆风;11个人终于聚在了一起,再加上很多人很久没有骑过自行车,所以从轮台一出发,我们就骑得飞快,估计时速得有20公里以上;我和他们一起飞快地骑着,20公里后我就开始盼望着休息;但到38公里处的沙漠公路纪念碑时,大家才停了下来。

在纪念碑边,大家停留了十几分钟,拍照并学习进入沙漠公路的安全常识后又出发了;第一段骑行的时候我们相距不远;再次骑上车后,很快距离就拉大了;我看看前后,前面的人已经消失在视线之外,附近的只有施亚平、高建元、喇文敏三个人。

公路两边的景色只有沙草、红柳和连绵的沙丘,我的腿和屁股都很疼,膝盖里像有针扎着,脑子里一直缠绕着这种痛苦:”128公里什么时候才能骑到啊?“这时,在路边看到了一个瓜棚,两个维族女孩在卖西瓜;我趁机说:“我们吃个西瓜吧”;于是,我们这几个人就停下来吃西瓜,其实呢,我是想找个借口休息一下......

歇了一会儿,我们又继续骑行了;刚骑了一会儿,在我的身边就只有一人,高建元在我前面的不远处,其他人不见了,疼痛开始加剧。进入沙漠红柳较多,所以蚊子特别多,这些蚊子追着我,盯在我的胳膊上、背上、腿上甚至屁股上,让我更不能专心地骑车,心里越来越烦躁和痛苦,心里老是想着下车休息......

不知骑了多长时间,觉得路前面两边有些房子了;我们早晨出发的时候,计划在塔里木河吃午饭,周围除了这里再没有人家了。我一看这地方,“到塔里木河了,可以休息吃饭了......”。

想到这里我下了车,给前面人打电话;前面的人回答我:“继续向前走,大约1公里处有一个饭店,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你了。” 这时的一公里对我来说,比十公里还长,我已经骑不动了;“这边饭店这么多,为什么要过桥?”

我已经骑不动了,只好推着车走,推推骑骑,1公里用的时间比平时走路的时间还要长。终于过了桥,看到了大家,桥那边一堆饭店,桥这边只有一个饭店。

他们上前来接过了自行车,我压抑着心里的烦躁,忍着疼痛,装模做样地走过去,坐下;大腿像木头一样,坐下就站不起来了。我想和大家说说我的痛苦,但看到他们洗脸、洗手互相开着玩笑,我没法儿开口。

吃完饭我躺了一会儿,觉得刚刚躺了一小会儿,他们就要出发......

听到还有60多公里,我都崩溃了......一上路,很快,我就是最后一名;大家又不见了,我只能看见高建元。

下午这60多公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骑过来的;当我到达第一个水井房时,大家已经到了2个多小时了,我痛苦无比......

第二天的骑行比第一天还要难受;下午,到了规定休息的水井房后,大家说我骑得太慢了,影响了大家的骑行;让我别骑了......想到拖累大家,我觉得很惭愧,没说一句话我就上了后备车;坐上后备车我先到了下个休息点;躺在水井房的长凳上,听到外面很热闹,应该是他们回来了;我觉得很惭愧,觉得自己把那些痛苦夸大了,太烦躁了,注意力根本就没在骑行上,注意力全集中在痛苦上,使得自己越来越烦躁。

调整了自己的状态,从后备车上取下自行车,我决定继续骑行;把注意力集中到骑行技术和骑行方式上,虽然还是很痛苦,但已经能看到前面的队友了!

后面几天,我每天都能跟上队伍一起前行了,骑行的痛苦也越来越轻了......

人在遇到困难时,少一份烦躁,多一份平静,困难就变小了!

5天后,我们11个人骑到了民丰县城......

从左至右:喇文敏、高建元、王扬、亚强、喜子、苏怡华、薜涛、郭爱民、项金辉、阿冠、施亚平、张培军

  • 高建元在做米饭

  • 阿冠切黄瓜拌凉菜

  • 第四天晚上,高建元、张培军过生日...做了两个菜。

  • 看似一家人的样子......

  • 民丰县附近的小店,大家相聚在小店里照相

  • 沙漠中间无人处有一个小村庄吃水很困难,我们将携带的一部分水分给了村民...